蓟县旅游网蓟县旅游服务热线 022-29168486 13920822452周先生(站长)                     蓟县旅游景点|蓟县旅游交通|蓟县旅游住宿|旅游论坛|
 文 章 搜 索
选择分类
关键字词
本周阅读排行
 蓟县滑雪场
 蓟县旅游景区优惠门票价格..
 河北省兴隆县花市村-,山村..
 元旦国内“跨年”游 性价比..
 “旅游+科技”让旅游更有趣..
 蓟州九山顶玻璃栈道全面开..
 蓟县天下盘山门票,天下盘..
 天津大力发展高速公路网 四..
本月阅读排行
 蓟县滑雪场
 蓟县旅游景区优惠门票价格..
 蓟县天下盘山门票,天下盘..
 蓟州九山顶玻璃栈道全面开..
 河北省兴隆县花市村-,山村..
 全国部分旅游景区春节间活..
 蓟县恒大酒店
 天津市蓟县土特产分布范围..
文 章 详 细 内 容

“驴友”失踪13天 政府耗资全力搜救

[分类:旅游新闻/旅游新闻][字号:18px/14px/12px][颜色:]
  “驴友”失踪13天 政府耗资全力搜救
  10月12日,失踪了13天的14名登山者最终安全出山。这是
十天内在四川境内发生的第二起登山遇险事件。10月2日,四川松潘县境内的雪宝顶山峰发生山难,2名登山爱好者遭遇雪崩,一死一伤。
  9月30日,由9名上海、浙江等地“驴友”和1名当地高山协作人员、4名背夫组成的14人户外登山团队,进入阿坝州四姑娘山景区海子沟后,与外界失去联系。
  此前这批游客只有6人在四姑娘山户外活动管理中心办理户外登记手续,申请自9月30日至10月2日到四姑娘山景区海子沟从事露营活动,而非穿越禁止通行的路线。截至12日上午,相关部门已耗资组织5批搜寻队伍上山找寻这一失去联系的团队。
  “驴友”在四姑娘山失踪事件引起社会巨大反响,不少人在为他们的安全担心的同时,纷纷表示质疑。
  新浪网友“青旗沽酒冉冉竹”指出,中国的“驴友”要追求刺激,也要负担起责任,不能用社会成本为个人探险负责。她回忆道,当初她哥哥和一群朋友在美国爬雪山时,尽管是在允许攀爬的地区,但由于雪下得很大,进山不久相关部门就发出了禁令。他们之后遭遇雪崩,家属请求州政府救援队派人救援,对方同意救援,并和家属签订了自负费用的救援条款。在救援结束之后,他们每个人都需要上法庭接受质询是否行为过当,救援费用自付以及接受罚款。“救援费用是每个人4万美金,每个人还要接受5000美元的罚款,我哥之后还为此接受调查评估是否合适做社工。”
  在某门户网站上,超过4200名网友就“‘驴友’是否应该承担搜救费”进行的投票显示,40%的网友认为他们应该承担搜救费用,49%的网友认为“除了搜救费用之外还应该有所赔偿”,仅有10%的网友反对“驴友”承担费用。
被救“驴友”:否认“身临险境” 坚称“准备充足”
  “驴友”是否如外界传说的一般身陷险境?他们对社会的质疑又是怎么看的?记者进行了调查。
  “我们原计划走海子沟-犀牛海-龙岩-卧龙一线,定于10月7日返回成都,”上海“驴友”吉刘然介绍,团队过了龙眼平台之后,选择了原本应该是最快的出山路线--从正河沟进入耿达,但随后却发现,山洪冲毁了原来的路线,形成一条宽8米、深2到3米的河拦在面前。
  出于安全考虑,团队决定爬上山脊出山。这意味着他们要绕一个大圈子,多翻两座峡谷,并且走的都是没有人走过的路,布满荆棘。龙眼沟一带植被茂盛,高山协作唐阳华和4名背夫不得不用斧头砍树开路,“每前进一步都非常困难,有的时候,我们爬了两座山,最后在GPS上面显示出来的距离却不过1公里。”
  “和很多人对我们的猜测不同,我们并非‘乌合之众’,在网上通过帖子招兵买马然后就成团出发的,”吉刘然说,“我们之间认识最短的也有八九个月的时间了,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还是很信任彼此。”
  “我们带了10天左右的食物,但真正饿的时间不超过12个小时,”吉刘然表示,队友除了采摘一些野果之外,还遇到了好心人准备的牛棚。“很多善良的山里人家都会为了穿越者准备这样的牛棚,除了有生存用具外,还放有不少的食物。”
  “尽管我们并非如外界揣测的一般身临险境,但是,想到要我们的家人朋友、想到要这么多人为我们担心,我们还是很难过。”吉刘然说。
  “我们承认,我们行动违规,有做得不对的地方,不应该临时更改线路,出发前应该如实申报。我们应该遵循户外管理,而不应该给大家造成困扰。”领队许宁坦承,“要是了解得充分一些,我不会走这条路线。现在反思,虽然准备充足,但如果从纯安全的角度考虑,我们还是应该走常规的线路,这样安全保障的系数会更高一点。”
  吉刘然也表示,团队事先对改道并没有准备,以至于之后被围困,“以后对路线的选择会更加成熟,对这种不可控的线路还是敬而远之,一定会为家人多想想。”
  源头管理终结乱象 搜救费用应与国际接轨
  “驴友”屡屡身犯险境,专家认为,“驴友”应该承担大部分责任。在此次事件中,“驴友”不仅对改道没有准备,进山申报和主管部门“打马虎眼”,甚至还表示对风景区管委会6月24日就发出的暂时封闭“海子沟-龙眼-卧龙”穿越线路的公告并不知情……无论是对景区、路线的认知,还是硬件装备,目前都处于一种比较业余的状态,甚至还有一种“我不入禁区谁入禁区”的盲目自大情绪。
  上海旅游法制研究室特聘专家、上海金澄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刘魏松介绍,在国外凡是具有探险内容的旅游活动,都由专业的旅行社或旅游公司组织,有非常强大的保障能力,是产业化、公司化运作的模式。登山专家高敏此前也表示,对我国近3年的山难事故的统计显示,70%以上是违规的。
  监管责任模糊也是“驴友”屡屡出事的重要原因。“现在大量的驴友攀爬活动还没有达到体育的范畴,不是登山活动,是自主出行带有探险性质的旅游,这里面就出现了法律和监管的空白。”刘魏松说。
  事实上,“驴友”为了寻求刺激进入未经开发的景区,相关部门为此搜救“驴友”产生的巨额费用却大多数由政府买单。四姑娘山风景区管理局户外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曾凡荣表示,仅四姑娘山风景区管理局因“驴友”违规登山花费的搜救费用,去年一年就花了30多万元。
  就野外旅行的乱象,专家认为,应多管齐下,从源头开始进行管理,在人道救助的同时,搜救费用以及事后的问责机制应与国际接轨。
 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旅游系主任楼嘉军认为,应从源头抓起,明确监管的责任,尽快制定、颁布相关的管理条例:一是要采取特种经营方式,以类似旅行社的方式对已经常态化、商业化的“驴友”团队经营机构进行认证和监管;二是对领队等资格认证,实行强制性的准入制度。
  管理部门还应加强旅游目的地的管理,对可供野外探险的区域进行划定并按危险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。“比如,美国的黄石公园就给游客规划几个初、中、高难度的徒步线路,每条线路有很详细的说明,详细的警示,在路线中都有相应的、临时的住宿,发生危机情况下一些避难的场所,必备的物资,这些会有针对性地匹配给游客。”刘魏松说。
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作者:未知  整理日期:2011-10-17
[文章浏览:1298][留言反馈][打印文章]
相关文章
·"驴友"自助旅游常识
·自助游火热安全隐患凸显 “驴友”需防患于未然
蓟县旅游网温馨提示:本网站所刊登的蓟县旅游文字、图片等信息,均经站长严格审核,内容真实可靠。如果您通过本网站查询信息权益受到侵害时,请及时拨打我们的旅游服务热线,
我们会在第一时间给您解决问题!郑重声明:未经授权,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、镜像本站内容! 旅游服务热线:022-29168486  13920822452(周站长)
 蓟县旅游局执法监察科:022-29191505 jixianlvyou@163.com 版权所有:蓟县旅游网 qq:442186827 994140684 
津ICP备0900029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