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打印本页][打印选项]
独乐寺历史大事记
  独乐寺始建年代不详,1932年梁思成提出“寺之创立,至迟亦在唐初”,后来,在观音阁发现有辽重建时利用的大量原建筑构件,1998年维修时,从观音阁上取下的木料进行C-14年代测定,最早的距今1555±60年,还在观音阁顶上发现了唐代的莲花勾头。为独乐寺历史提供了新的科学证据。

  唐天宝十一年(752年),李白署书“观音之阁”。清初宋荦《西陂类稿》卷五独乐寺诗云“双林独寻寺,揽辔蓟门过。殿阁诸天回,登临往迹多。署书传太白,遗迹有蒙哥。坐听晨钟响,将余念薜萝。”清代中期的书法理论家包世臣在所著的《艺舟双辑·论书》中也曾提到。当代历史学家史树青著有《独乐寺李白署书“观音之阁”考》。

  辽统和二年(984年),重建观音阁。《日下旧闻考》引《盘山志》:独乐寺,不知创自何代,至辽时重修,有翰林院学士承旨刘成碑,统和四年孟夏立石,其文略曰:“故尚父秦王请谈真大师入独乐寺,修观音阁,以统和二年冬十月再建,上下两级,东西五间,南北八架,大阁一所,重塑十一面观世音菩萨像。”
  
  辽清宁四年(1058年),修葺独乐寺塔(白塔)。白塔出土舍利函铭:“中京留守兼侍中韩知白葬…。清宁四年岁次戊戌四月二日记。”

  元大德、至大间(1298——1311年),绘观音阁壁画。

  明成化——正德间(1476——1508年,修葺,重绘观音阁壁画。

  明万历末(1607年略后),修葺,局部涂改壁画。康熙《蓟州志》载王于陛《独乐寺大悲阁记》:创寺之年遐不可考,其载修则统和已酉也。迄今久圮,二三信士谋,所以为修缮计,前饷部柯公实唱其事,感而兴起者殆不乏焉。……

  清康熙初(1664——1667年),修葺,《康熙蓟县志》载王弘祚《修独乐寺记》:寺之兴不知创于何代,而统和重葺之,距今六七百岁……一时贤士大夫欣然乐输,而州牧胡君毅然相助,共襄盛举,……宝阁、配殿及天王殿山门皆涣然聿新。

  清康熙十八年(1679年),地震,《康熙蓟县志》:康熙“十八年巳末七月二十八日巳时,地大震有声,遍于空中,地内声响如奔车,如急雷,天昏地暗,房屋倒塌无数,压死人畜甚多……”。王士祯《居易录》:“蓟州独乐寺观音阁凡三层,其额乃李太白书。梁拱薄 皆架木为之,不施斧凿。巳末地震,官廨民舍无一存,独阁不圮。”

  清乾隆十八年(1753年),修葺,覆盖观音阁壁画。乾隆二十一年《重修独乐寺碑记》:“皇上祗奉陵园,驻跸于斯寺,慨然深念末法之微,宜有加饰。……”《道光蓟州志》:“独乐寺在西门内,…寺内东偏于乾隆十八年建立坐落,并于寺前改立栅栏、照壁,巍然改观。”

  清光绪二十六年(1900年),八国联军破坏独乐寺,徐会沣1901年4月1日奏片:“光绪二十六年十一月初四日,德国洋兵二千余名先后入城抢掠,蹂躏独乐寺,行宫、正殿、宝座及佛像,各处门窗户壁,均被洋兵烧砸,伤损不堪。

  光绪二十七年(1901年),修葺,梁思成《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山门考》:“光绪二十七年,有谒陵盛典,道出蓟州,独乐寺因为座落之所在,于是复加修葺粉饰。此为最后一次之重修,然多限于油漆彩绘等外表之点缀,骨干构架仍未更改。”

  民国六年(1917年)拨西院为师范学校,梁思成《蓟县独乐寺山门考》:“陕军来蓟,驻于独乐寺,是为寺内驻军之始。”
民国二十年(1931年),全寺拨为蓟县乡村师范学校。

  1932年(民国二十一年),梁思成调查并撰写《蓟县独乐寺观音阁山门考》,刊于《中国营造学社汇刊》第三卷第二期,1932年。

  1961年3月,国务院公布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,独乐寺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1962年,观音阁安装网式避雷针。

  1972年,观音阁在墙皮脱落处发现壁画,经精心剥出。《文物》发表文章《记新剥出的蓟县观音阁壁画》一文。

  1976年,唐山大地震,独乐寺院墙倒塌,观音阁墙皮部分脱落,梁架未见歪闪。《文物》发表罗哲文《谈独乐寺观音阁的抗震性能问题》。

  1980年5月10日,独乐寺正式向中外游客开放。

  1984年,独乐寺重建1000周年,十几个省市的古建筑学专家、学者以及国家有关部门的代表数百人,云集蓟县古城,共庆独乐寺千年大寿并举行学术研讨会,天津市领导为“独乐寺重建一千年纪念碑”揭幕。出版独乐寺重建一千周年纪念论文一套(共28篇论文)。

  1990年3月,国家文物局批准独乐寺维修工程立项。

  1993年,国家文物局将独乐寺列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清单项目。

  1998年,独乐寺维修工程历时八年结束。修缮之后,达到“庄严依旧,风韵长存”的艺术境界。